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社区 >

学子论文]浅析网络文学的数字化特征及趋势

发布日期:2021-10-10 12:44   来源:未知   阅读:

  今晚特马开奖结果。:网络文学作为互联网与文学联姻后的产物,拓宽了传统文学的内涵,网络文学的数字化特征带来了信息的批量化生产、传播方式的大众化、互联网出版的产业化,网络文学的数字化特征决定着网络编辑培养的新模式以及资源整合的必要性。

  文学在不同的时期被赋予不同的概念,《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将其解释为:“以语言文字为工具形象化地反映客观现实的艺术,包括戏剧、诗歌、小说、散文等。”[1] 因此,文学被认为是现实生活的反映,被认为是一种艺术形式。随着人们生活节奏的加快,工作压力的增大,为了缓解压力,人们开始乐于接受通俗易懂、充满奇幻想象的文字,人们也开始从对精英文化的膜拜转向了对大众文化的追捧。痞子蔡的网络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通常被认为是我国网络文学的开端,自此网络文学便表现出强劲的发展势头。但是,关于网络文学的概念也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对网络文学的研究,业界较为全面的有黄鸣的《网络媒体与艺术发展》,欧阳友权的《网络文学论纲》,谭德晶的《网络文学批评论》,等等。这些概念都是从网络文学的概念、特点、文学价值、与传统文学的关系以及网络文学发展的前瞻性等方面论述的。吴生华首次提出“网络工具论”,这类观点认为:“网络只是工具而已,文学依然是文学,不会有任何改变。”[2]这一说法认为,网络只是负载信息的工具,文学的本质不会随网络而发生变化。但纵观传播科技的演进,从口语传播时代到电子传播时代,每一种新媒介的出现都改变着人类认识世界的方式,文学也是如此,因此,此种说法有失偏驳。对网络文学,李敬泽持否定态度:“网络在一种惊人的自我陶醉的幻觉中被当做了心灵的内容和形式,所以才有了那个‘网络文学’。”[3]李敬泽从创作主体的情感出发,认为虚拟的网络不能成为真实世界的反映。当前,流传较为普遍的有欧阳友权的层级划分:“‘通过网络传播的文学(广义)’、‘首发于网络的原创文学(本义)’、‘通过网络链接与多媒体融合而依赖网络存在的文学(狭义)’。”[4]例如,2013年9月,腾讯文学携文学大腕莫言、贾平凹等知名作家粉墨登场,与盛大文学展开了市场角逐,传统作家也开始介于网络文学,无疑开启网络文学的新生态,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的界限已不再那么泾渭分明了。

  可以说,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网络文学发轫于传统文学,二者相互交融,相互依存,又有着一定的区别。因此,从本质上讲,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都是文学,二者之间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所以,网络文学可认为是以网络和语言为工具反映客观现实和虚拟世界的艺术形式。

  随着现代传媒科技的迅猛发展,电脑、手机、ipad等电子阅读终端开始进入寻常人家,数字阅读的大众化让网络文学展现出蓬勃生机,让植根于网络的文学以新的创作方式迎合大众,并滋生出新的产业链结构。

  在互联网高度开放和隐匿的虚拟环境下,网络文学的创作也显得不拘一格。有数据表明,2亿多网民中,有超过两千万人上网写作,仅盛大旗下网站就有160万名写手,日更新文字量达6000万。从创作主体上来看,从莫言、贾平凹等文学大腕到草根阶层都参与其中,文学已不再单由精英占领,创作主体大众化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此外,网络文学网站的审批较为宽松,造成了各类文学网站泛滥成灾、各自为阵的局面。同时,网络文学的准入门槛低、出版周期短,经济、环保的信息生产模式造成的是海量信息的生产。但是在商业模式的运作下,网络文学审稿制度缺失,写手的水平参差不齐,网络环境的开放性必然会造成价值观的多元,而缺乏必要的引导也造成了网络文学的文学价值偏低。网络文学的批量化生产还表现在创作方式上,网络蕴含着浩瀚的信息,由于互联网的即时传播和互动性,网络写手可以通过碎片化的阅读和超链接攫取有用的信息进行资源整合,信息的生产也就显得高效快捷。最后,在创作题材和写作手法上,网络文学更是包罗万象,无需担心资源浪费或者经费紧张而出版某几种类型的书,而从历史穿越、校园情感、玄幻、军事、武侠到文学经典,可谓应有尽有,几乎冲破了传统出版的限制。

  美国哲学家奥尔特加最早在《民众的反抗》一书中最先提出大众文化:“大众文化主要指的是一地区、一社团、一个国家中新近涌现的,被大众所信奉、接受的文化。”大众文化是后现代兴起的一种文化,对精英文化有着一定的消解作用,而当下的网络文学正是这种大众文化的代表,尽管网络文学的娱乐性、同质化甚至低俗性受到排斥,但不可否认的是,网络文学具有庞大的受众,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12月底,我国网民规模达到5.64亿,网络文学用户2.33亿,网民的网络文学使用率为41.4%。网络文学在传媒科技的相伴相随下强劲发展十多年,依托互联网传播的即时性、互动性、受众广泛的优势,成为数字化阅读的新宠。网络文学的大众化还表现在创作方面,网络文学常经过编排后发布在网页上,读者可以根据个人爱好进行点评,促进网络写手更新文章内容、提高写作质量,由于网页编排的灵活性,网络写手可以随时根据广大受众的需求修改文章的内容,使其更符合广大受众的需求。甚至大众直接可以参与到文学作品的构思和剧情设计当中,为网络写手提供写作的素材,而通过作家与网民的这种参与式的互动方式,让网络文学更加符合大众的口味。所以,受欢迎的网络原创文学的市场活力往往较大。

  网络文学广大的受众基础以及广阔的市场潜力促进了产业链结构的完善,也使互联网出版逐步规范化。根据《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互联网出版,是指互联网信息服务器提供者将自己创作或他人创作的作品经过选择和编辑加工,刊载在互联网上或者通过互联网发送到用户端,供公众浏览、阅读、使用或者下载的在线传播行为。”当前,我国互联网立法较为滞后,这也为网络文学的发展留下了空档。但随着网络文学的发展,产业结构的完善是必然趋势。以盛大文学为例,盛大文学实行线上运营和实体经营等多种渠道,在线上实行微支付阅读,向读者收取3分钱/千字到5分钱/千字不等。而线下则通过与移动运营商的合作开发数字阅读终端以及进行实体图书出版、版权经营等。盛大文学在其发展过程中,内容定位明确、栏目分类合理、作者群固定,这就为其产业链结构调整奠定了基础。从选题策划、稿酬支付、版权管理以及宣传、推广、销售渠道上,盛大都有着较为成熟的模式。在产业链结构方面,盛大公司除了发展文学外,还着力于游戏开发,影视剧的改变,图书出版等,并通过与运营商的合作,开发数字阅读终端。

  数字化作为现代社会的一大特征,为网络文学提供了生存的必要条件。网络文学的兴起使文学的数字化趋势越来越明显,而这些产业结构的变化,势必对网络编辑的培养和资源的整合提出了全新的要求。

  相比于传统文学,网络文学的传播面更大,而对网络文学质量的监管显得尤为迫切,网络文学编辑的培养显得迫在眉睫。“《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第二十一条规定:互联网出版机构应当实行编辑责任制度,必须有专门的编辑人员对出版内容进行审查,保障互联网出版内容的合法性。互联网出版机构的编辑人员应当接受上岗前的培训。”由此可见,网络文学的发展必须依靠一大批业务素质过硬的编辑来引导,不能任由网络文学恣意发展,而对于依靠现代传媒技术的网络文学,随着传统出版的数字化转型,网络文学编辑更要拓宽视野,实现科技情怀与人文精神的有机融合。

  网络文学资源丰富,蕴含着巨大的财富,但是若不进行合理地开发利用,势必会造成资源的浪费。网络文学过量的信息生产、同质化倾向,已经严重麻痹着公众的神经,在网站运营资金较为紧缺的情况下,因此进行资源整合显得尤为重要。例如,盛大先后收购“起点中文网”“晋江原创网”“红袖添香网”“榕树下”“小说阅读网”等七家领先的原创文学网站,盛大文学还专注于文学版权运营,为线下出版、电影、游戏、动画等提供版权的内容。所谓全版权是指一个产品所有的版权,包括网上的电子版权,线下的出版权,手机上的电子版权,影视和游戏改编权以及一系列衍生产品的版权等。而盛大文学已经与出版传媒、北京出版集团等数十家传统出版社开展合作,帮助其已有的出版内容数字化。通过资源的整合和充分利用,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发展将同步齐飞。

  总之,网络文学作为数字化时代的产物,其发展方兴未艾。这种文学创作方式和传播途径,也将会对传统文学领域产生巨大冲击。我们在探讨网络文学数字化特征及其发展趋势的同时,还应注意到它在监管难度、影响强度、创作自由度等方面存在的弊端。若能在网络文学与大众传播、媒体出版以及传统文学之间取得平衡,网络文学必将带来数字化出版的春天并且带动传统文学的复兴。

  [1]中国社会科学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M].商务印书馆.2012

  [2]吴生华.网络工具论——关于网络是什么的一点思考[J].新闻实践,2001

  [3]李敬泽.“网络文学”:要点和疑问[N].文学报,2000-4-30

  [4] 欧阳友权主编.网络文学概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

  5年查32名省部级俄印蒙三国总理访华什邡重提钼铜项目格祺伟被批捕候选院士举报同行网购退货限制李开复自曝病情吉林大雾 学校停课转基因 猪试吃印共领导炫富被开除中国土豪 韩国皮草的哥追撞套牌车25日二审宣判最高检反贪报告北京高考英语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