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英雄联盟手游》难医腾讯游戏的爆款焦虑

发布日期:2021-10-12 17:54   来源:未知   阅读:

  1.游戏玩家期待已久的《英雄联盟手游》,历经两年研发制作终于在10月8日迎来公测。上线仅半个小时,该手游便登顶iOS免费榜首,超过此前火热的网易手游《哈利波特.魔力觉醒》。在微博、知乎、抖音等社交平台中,相关话题也登上了热门榜单。

  2.不少玩家反馈,《英雄联盟手游》的体验并不理想,还未有成为爆款的迹象,“节奏太慢,太重了,感觉好难玩”。也有游戏分析师表示,《英雄联盟手游》虽然经过改良,但尚不具备爆款游戏的特征。

  3.《英雄联盟手游》推出的背后,是腾讯游戏内部隐患和外部压力的双重困境。在内部,现金奶牛《王者荣耀》出现疲软状态,游戏业务收入出现2019年三季度以来最慢的增速。在外部,除了监管外,垂直细分的新锐龙头正在崛起,腾讯最强大的渠道优势也在字节、B站等视频网站冲击下被弱化。

  历经两年研发,《英雄联盟手游》国服终于上线日凌晨,腾讯宣布《英雄联盟手游》不删档测试于当日上午10点开启,面向所有安卓及iOS用户开放,玩家可以使用QQ或微信登陆游戏。受此消息影响,当日港股腾讯一度大涨近4%。

  作为全球最热门的PC游戏之一,《英雄联盟》已进入中国10年。根据SuperData数据,《英雄联盟》在2020年全球免费PC端游中收入排名第一。腾讯公告显示,该款游戏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超过steam平台(最大游戏平台)前十的总和。

  在外界看来,凭借强大的IP影响力和粉丝基数,《英雄联盟手游》版本的正式上线,将有望挑战现阶段最热手游《原神》的地位。

  这件事照到了腾讯游戏的隐密角落。近一年来,多款游戏异军崛起,如字节跳动的手游《代号:降临》、淘米的《摩尔庄园》等。这其中,米哈游推出的《原神》一举压过《王者荣耀》,成为今年9月全球收入最高的手游,移动端吸金3.4亿美元。与之形成鲜明对比,腾讯在推出《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热门游戏之后,很久未推出新的爆款手游,一直在啃“老本”。

  腾讯依旧是游戏行业的龙头,但爆款焦虑已展现在公司业绩上,增长压力与日俱增。最新的二季度财报显示,腾讯营收为1383亿元,同比增长20%,这一增速是自2019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新低。而拖累营收增速的重要原因就是游戏业务“疲”了,二季度腾讯游戏业务收入430亿元,增速仅为12%,继上个季度增速降至17%后再次下滑。

  其实,早在2015年,腾讯与旗下拳头公司Riot Games商讨,要求后者推出《英雄联盟》手游版本,但Riot Games拒绝了这一要求,称其无法在手机端复制《英雄联盟》的玩法。随后,腾讯开发手游《王者荣耀》,并获得巨大成功。

  意识到移动市场的潜力后,Riot Games联合腾讯光子实验室研发《英雄联盟》手游版本,并于2019年10月16日,也就是《英雄联盟》成立十周年之际宣布了这一决定。

  经过两年研发制作,《英雄联盟手游》终于在10月8日上午10点迎来了公测。基于端游版的庞大影响力和用户数,手游国服上线仅半个小时,《英雄联盟手游》便登顶iOS免费榜首,超过此前火热的网易手游《哈利波特.魔力觉醒》。截至目前,英雄联盟手游官网下载超过11万,iOS应用商店下载量达到16万。

  在微博上,《英雄联盟手游》线亿次,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榜第二位。另外,在知乎、抖音、今日头条等社交平台中,《英雄联盟手游》等相关话题也登上了热门榜单。

  《英雄联盟手游》被广泛关注,也引发了其是否会对《王者荣耀》地位产生威胁的讨论。国信证券对此表示,两款游戏在设计细节存在较大差异,在腾讯游戏内部的博弈预计有限。

  不过,从多数用户向凤凰网科技的反馈来看,《英雄联盟手游》的体验并不理想,还未有成为爆款的迹象。“节奏太慢,太重了,感觉好难玩。”一名玩家称,不同于《王者荣耀》节奏轻快、偏向休闲竞技,《英雄联盟手游》竞技属性偏重,这让手游端的主流群体感到不太适应。

  据了解,相比端游,《英雄联盟手游》的上手难度并不高,每局时长也显著缩短,但节奏却大不如《王者荣耀》。比如,一局《英雄联盟手游》时间约为20~40分钟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现场直播,而《王者荣耀》则是10~20分钟。

  “王者荣耀高度适配快节奏、碎片化的空闲场景,以及与好友一起轻松“开黑”的属性,让它获得了极速传播的爆款能力。但《英雄联盟手游》显然不具备这些特性。”一位不愿具名的游戏分析师表示,《英雄联盟手游》虽然经过改良,但在设计上高度还原端游,如何吸引更多的移动端用户,是腾讯眼下急需解决的问题。

  关于《英雄联盟手游》具体会带来怎样的成绩,或许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得知。但眼下的腾讯,仍面临着难以创作爆款、新兴对手竞争、游戏监管等多重考验。

  目前,腾讯游戏虽然手握《王者荣耀》和《和平精英》这两款300亿级别的拳头产品,但面对米哈游、莉莉丝这类新锐公司的崛起,也害怕错过下一个国民级游戏。

  腾讯的担忧并不多余。去年9月底,米哈游推出了二次元手游《原神》,上线亿元,一度超过《王者荣耀》《和平精英》成为全球收入最高的手游。

  然而,这款今年9月全球手游排名第一的游戏,却绕开了腾讯等传统发行渠道,在腾讯应用商店、小米应用商店均无法下载。

  有知情人士透露称,腾讯曾在2020年下半年与米哈游商谈过投资事宜,但被对方拒绝。而经过一年多的谈判,《原神》安装包于今年9月出现在了腾讯应用宝上,但是却打破了以往5:5分成的惯例,米哈游《原神》与应用宝采用7:3分成。

  为了避免上述情况再次发生,腾讯疯狂展现“钞能力”,通过投资并购的方式将未覆盖的游戏垂直赛道,收入其游戏帝国的版图。仅上半年,腾讯就投资了49个游戏公司,平均每3.7天就投资一家,且投资领域集中在二次元、女性向、元宇宙等热门小众垂直领域。

  这也导致腾讯游戏营收增长承压。二季度腾讯游戏业务增长12%至430亿元,这是2019年三季度以来的最慢增速。

  外部方面,除了监管外,近两年字节跳动、阿里巴巴等强势对手的威胁也正在逼近,他们目标正是腾讯重金投资的二次元、女性等垂直赛道。

  这些巨头不惜以重金投入,尤其是字节跳动,凭借短视频在用户时长上的绝对优势,正逐步提高其在游戏发行方面的议价权,抢食腾讯的渠道分发市场。据GameLook估计,去年游戏广告在字节跳动总营收中占了1/4,约合600亿元,其已是国内“隐形”游戏公司新巨头。

  内忧外患下,腾讯游戏以前无往不利的“投资+流量”的打法,增添了更多不确定性。

  强KPI导向的企业文化,导致腾讯游戏更偏向于商业化强的游戏,这促使其采取回报快、低失败率投资政策,即收购和投资游戏为主,收购后不对标的过多干预,只是获取游戏代理权。原本凭借着代理运营,以及微信和QQ的巨大流量供给,腾讯游戏横扫市场。这也是腾讯缺少产出自研游戏动力的重要因素。

  腾讯游戏并非没有意识到这一问题。今年以来,腾讯卯足了劲儿进行研发,计划推出多款开放性世界游戏,如《妄想山海》《代号:启程》《黎明觉醒》等。

  另一面,腾讯游戏内部坚持的赛马策略,也导致了人员冗余和严重内卷。赛马策略,即鼓励内部竞争。在马化腾看来,允许失败和试错,才能创造各种可能性,但赛马制也造成了相当程度的浪费,部分产品决策失误,在营销方面烧了很多钱。

  根据财报,今年二季度,腾讯增值服务业务收入成本同比增长13%至339亿元,主要由于数字服务的内容成本以及游戏的渠道及内容成本增加。

  此前,腾讯内部天美工作室和光子工作室并行开发《绝地求生》就是前车之鉴。现在,在光子工作室推动《英雄联盟手游》上线国服的同时,天美工作室开发的王者荣耀却按耐不住推出多款皮肤进行竞争。而作为王者荣耀出海策略的继承者,《英雄联盟手游》肩负腾讯重新争夺海外MOBA手游市场的任务,若沦为腾讯体系的内耗者,将是最尴尬的赛马戏码。

  当下的游戏市场,不仅垂直细分的新锐龙头正在崛起,腾讯最强大的渠道优势也在字节、B站等视频网站冲击下被弱化。若是再无法拿出实力的爆款游戏作品,恐怕在不久的将来,腾讯游戏的龙头地位将岌岌可危。